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 番外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 番外
終於更新啦!
有點不好意思啊(*´艸`*)
請各位慢慢享用(つд⊂)


#
武介木事件後已經過了五個多月,郁子當上了審神者,一期一振也在經過時之政府的調查後無罪釋放。
一切都重新上軌道。

一期一振待在自己房裡,埋頭於公文之中。
工作告一段落後他伸伸懶腰,抬起頭就看見深藍色的背影。
三日月正坐在軟墊上看著書,旁邊還擺著一盤丸子,看見此景嘴角不禁微微揚起。
在一起之後兩人的相處模式就像這樣,各據房間的一角,有時候聊天,有時候專心做自己的事。
一期一振非常享受這個輕鬆的氣氛,只要一抬頭對方總是在。

他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從身後抱住正在看書的三日月,將臉埋進頸邊。
“哈哈哈,真愛撒嬌呢!”
對於突如其來的接觸三日月並不驚訝,自然的伸出手往對方頭上輕拍。
享受著順毛服務,一期一振有些心動的在白皙的頸上嗅了嗅。
“嗯…..”溫熱的氣息噴在敏感的脖頸,讓三日月輕吟出聲,脖子也反射性的縮了縮。
一期一振將人轉向自己,在額上輕吻後就回去書桌前繼續辦公。
看著對方端正的背影,美麗的月牙若有所思。

#
“你覺得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在庭園裡三日月拿著掃帚問著一起當番的加州清光。
“有什麼地方不對嗎?”加州清光問。
他是最近顯現的刀男,也許是想起了在鬥刀場遇見的另一個加州清光所以三日月宗近對他特別照顧,兩人也在這些日子的相處親近起來,之後便常常找他商談。
“只停在親吻,之後什麼都沒有做,御前樣完全都不會想要我嗎?”他有些沮喪的看著滿地的落葉。
“也許他只是比較累,最近主上不是讓他處理文書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加州,御前樣以前可是很纏人的,不管征戰多累,回來每晚都想要我,我都說不要了他還執意繼續,而且…..”
“停下停下!堂堂天下五劍你知道自己說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嗎?!“加州清光無奈的摀著耳朵,並不想聽。


因為加州清光的顯現,郁子特別辦了一場歡迎酒會。

#
夜晚的本丸燈火通明。
大家圍著加州清光猛灌酒,只能喝果汁的短刀們在旁邊起鬨,笑聲和酒杯的撞擊聲此起彼落,一期一振拿著酒杯微笑的看著這一切。
“一期,你不多喝一點嗎?“燭台切光忠端著剛做好的料理走進來。
“啊,這是因為…..“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重量壓的差點站不住。
“一期~我喝不下了~”三日月宗近像是八抓章魚似的巴著自己,臉上染著紅暈。
“爺爺,你喝的太誇張啦。”燭台切光忠瞬間明白過來,無奈的低下頭看著趴在一期一振背上的三日月宗近。
“甚好甚好!”
老醉鬼回了他一個天真無邪的微笑,將頭埋在粟田口太刀的背上。
“我還是帶三日月殿去休息吧……“

#
遠離宴會廳,寂靜的走廊上,一期一振扶著不停傻笑的人慢慢的走著。

此時是夏日的夜晚,庭院裡飛舞著螢火蟲。
“您怎麼把酒帶出來了啊!“一期一振看著對方手裡的沈甸甸的酒瓶無奈的說。
“甚好甚好!“老醉鬼笑的很可愛,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

有些吃力的拉開紙門,一期一振將人扶進房裡。
“一期~“就在一期一振起身準備被褥時,三日月宗近環住他的脖子抱了上去。
“三日月殿,您先等等!“
“吻我~“跟平常不同的撒嬌語氣,氣息也因為酒精的關係變得微熱,柔軟的唇往一期一振的唇貼了上去。
一期一振輕柔的擋住對方的索吻,站了起來,往房門走去。
“我、我先去冷靜一下!“

“一期一振。“
“是?”有些遲疑的回頭,看見三日月跪坐在有些凌亂的被褥上,拿著酒,滿臉笑容。
“坐下。“
雖然表情笑咪咪的,但聽起來就像是命令句。
三日月宗近完全沒有喝醉。

在夫人的威嚴下一期一振乖乖的坐回位子上,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兩人都沒有說話,直到三日月宗近把最後一滴酒喝完。
手指把玩酒杯,這時皎潔的月光透過紙門灑進房內,將三日月原本清麗的臉孔襯托的更加美麗柔和。

“一期,你是不是一直感到很勉強呢?”
“咦?”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畢竟你失去了記憶,我們其實不用勉強回到像以前一樣的關係,你也有自己的選擇吧。”
“如果你覺得跟我相處感到不自在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一期的。”露出溫和的微笑,聲音卻有些顫抖。
即使自己會難過,但這樣下去也沒有意義。
自己只能放手。
“不是的!”想要抱住眼前的人安慰,卻硬生生的站在原地不敢動,情急之下只好焦急的大喊。
“我已經…有反應了….萬分抱歉!“絕望的閉上眼說出事實,如果對方現在轉頭就走也不會讓一期一振意外。
但對方只是誒了一聲,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
“再這樣下去我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可是您才大病初癒,我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私慾而勉強您呢!這幾天忍耐到快要瘋掉了,非常厭惡這樣的自己……“

“這樣啊……”三日月宗近輕聲的說,一期一振不敢抬頭看對方的表情。
“這樣啊……原來你一直再忍耐嗎?….哈哈…...”他小聲的喃喃自語,聲音裡藏不住笑意讓一期一振抬起頭。
掩嘴偷笑,眼睛像貓兒一樣瞇成了一條線,他害羞的快要爆炸了。
“真是...太可愛了啊⋯⋯”

“那,一期。“
放下衣袖,臉上帶著美麗的紅暈,看向一期一振又隨即垂下眼。
“你再靠近一點,也沒關係的…“
話語剛落下的同時,一期一振就伸出雙臂將門邊的人擁入懷中。

體溫交融在一起,三日月宗近在感到滿足的同時也察覺到對方直抵著自己,抬頭就看見青年隱忍又尷尬的表情。
“一期?”
“抱歉,三日月殿….我….”一期一振紅著臉想推開卻被緊緊摟住,動彈不得。
“可以喔。“雙手撫上對方的臉龐,笑容曖昧不明,眼裡的月牙充滿著水潤,像是浸潤在湖中的月影,柔軟又夢幻。

弧度姣好的唇附在對方耳邊,點了火。

“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

車子開啦~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7228ee600102ws4m.html?type=-1

另外一個地方~

http://breakfast32100.pixnet.net/blog/post/140004215


评论 ( 13 )
热度 ( 41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