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6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6


#
一期一振鮮紅的雙眼在黑暗中格外醒目,一語不發的拿著手裡的劍步伐堅定且迅速,猶如在森林裏行走的鬼魅。
恐懼感籠罩著武介木,他拼命的往前跑,但是身後的腳步聲卻沒有因此越來越遠,反而越來越接近。
人類的腳程怎麼可能贏過付喪神呢?
終於,體力耗盡的他跌坐在一棵大樹下,而一期一振朝著自己走過來。

“我剛剛只是一時情緒失控!真的不是有意的!對不起!你冷靜一點啊!”
一期一振沈默的走向自己,沒有停下的意思,讓武介木更加慌亂,但他仍不死心的繼續喊道,“一期!有話好商量!我保證不會刀解你們!好不好?”

血紅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原本總是溫和有禮的臉面無表情。
現在的一期一振是不接受任何妥協的,他的意圖非常明顯。

《殺了你。》

窮追不捨的腳步終於在武介木面前停了下來,他害怕的抬起頭,看見一期一振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
毫不掩飾的濃烈殺意侵蝕著每一寸神經,讓他喘不過氣,淚腺失控的不停分泌淚水,嘴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一期一振始終保持沈默,慢慢舉起染血的刀刃。

“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武介木終於被恐懼折磨到潰堤,他成為審神者之前原本就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面對曾經身經百戰的付喪神哪裡經得住,早就嚇得兩腿發軟,褲襠也難堪的全部溼透,難聞的腥臭味散發出來。
停在半空中的刀沒有因為他的慘叫而停止,無情的揮下。




#
''鏘!''
刀刃並無預期般落在自己身上,他反而聽見了金屬的碰撞聲。

“一期!快住手!”
三日月宗近衝進兩人之間,華麗的刀鞘替他擋下了這一劍。
不只三日月宗近,本丸的付喪神們都趕來了,他們警戒的看著武介木。
一期一振原本冷漠的表情因為三日月宗近的出現出現了些微動搖,武介木迅速的拿出口袋裏的符,想對一期一振施咒。

冰冷的刀光打碎了他的企圖,刀刃驚險萬分的掠過自己左耳並深深插進身後的樹幹裏,警告意味濃厚。

“主上,也請別輕舉妄動。”三日月宗近另一手握著劍,冷冷的看向自己。

“別殺我…拜託別殺我….我不想死…..”
武介木攀住三日月宗近的腳哀求著,臉因為過度恐懼而扭曲了。

美麗的藍色眼眸裡閃著清冷的光,像是冬夜的寒月高不可攀,蒼白的唇微微上揚。
”安心吧,主上。”他淡淡說了一句,眼裡的情緒卻已表露無遺。

《您根本沒有動手的價值。》

武介木像是丟了魂似的看著三日月宗近,他沒想過這位平常對自己畢恭畢敬的付喪神會以如此冷漠的表情對自己說話。

三日月宗近不再看地上的男子,他有些吃力的拔下刺進樹幹的本體收刀入鞘,突然被強而有力的雙臂從身後緊緊摟住。

“無須多言。”
一期一振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手中的刀已放下但還是板著臉,牢牢環住三日月宗近將他按在懷裡,不願讓他再見到武介木。
隨後他舉起手中的刀鞘揮向自己的主人。
刀鞘狠狠重擊對方的後腦,武介木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後隨即倒地不起。

“一期哥…..”粟田口的短刀們呼喚著,一期一振轉過頭看著大家。
“一期哥,我們回去吧⋯⋯”亂藤四郎哽咽的握住他的手,乞求著。
“亂……!”表情有些軟化,但他隨即緊張的低下頭。

“三日月?!”
發現懷裡的人全身癱軟,對方不知何時失去了意識,雙眼緊閉,氣若游絲。
經過剛才的折騰,三日月宗近體力迅速流失,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他閉上眼沉溺在這個貪戀已久的懷抱,軟綿綿的倒了下來。
也許就這樣睡著也不錯呢⋯⋯御前樣..

強烈的焦躁和不安籠罩著一期一振,微紅的雙眼此時又變得血紅。
其他人也發現了三日月宗近的不對勁,紛紛圍了上來。
“怎麼辦,主上已經變成那樣,沒有辦法進行手入…”歌仙兼定說。
“得找出可以治療三日月殿的人才行!也許可以問問魂之助!”燭台切光忠拉著他們就想回去。

這時,林子外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五虎退從黑暗中的樹海裡跑過來,身後跟著一位年老的女子。
“是退!”看到自己的兄弟平安歸來,亂藤四郎正想上前關心,卻被一期一陣喝住。
“退下!”
亂藤四郎有些遲疑的僵在原地,隨後被厚藤四郎拉了回去。

一期一振抱緊懷裡的人,右手緊緊按住地上的刀,沉聲問道。
“妳是誰?”

女子先是看了一眼樹下昏死的武介木,再看向三日月宗近,皺眉。
“我是郁子,在時之政府工作,三日月宗近託這孩子帶我來的。”她指著一旁的五虎退。
話才剛說完,一期一振冰冷的刀尖旋即抵上了溫熱的脖子。

“….冷靜點,一期一振。”
郁子皺眉,她知道三日月宗近有難言之隱所以五虎退來找她時才會獨自一人前來,並沒有跟上級報告然而眼前的一期一振讓她覺得自己似乎判斷錯誤。

看著眼前原本和善親切的青年因為絕望而眉頭深鎖,金色的雙眼現在染上暴戾的紅色,刀鋒緊緊貼著脖子沒有鬆手的跡象。

“救他。”
低沉的聲音如困在籠裡的猛獸一般,兇狠暴戾卻透露著無助。
懷裡的人體溫越來越低,幾乎感覺不到溫度,讓他越來越暴躁。
絕對不能失去他!
就算自己會因此被定罪也無所謂!

郁子遲疑一下,儘管三日月宗近的狀況明顯很糟糕,但眼前失控的一期一振更可能危及在場的所有人,她必須小心謹慎。
一期一振不給她思考的時間,將刀鋒又往前了幾寸刺進郁子的皮膚,發紅的雙眼瞪著自己。

“我說,救他!”
暴怒的吼聲讓周圍的人不禁倒退一步,五虎退嚇得哭了起來,但是他壓住自己的嘴巴不讓哭聲洩出,燭台切光忠立刻將他護在身後,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無助的看著郁子。

“……..”
郁子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她輕輕的把抵在脖子上的刀鋒移開,然後蹲在三日月宗近的身旁,開始檢察傷勢。
一期一振焦急的站在一旁,握著本體的手顫抖著,拼命的壓抑內心的暴戾和焦急。

幾秒後郁子慌忙的站起來,三日月宗近身上充斥著大量的血腥和汙穢,情況非常危急。
"必須趕快把他帶回本丸處理傷勢,否則靈氣耗盡之後他很快就會消失!”


待續
------------------------------------------------

應該是下篇完結兒ฅ●ω●ฅ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