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見月4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4

#
深夜,一期一振幫弟弟們鋪好床。
“為什麼藥研、厚還有退都不在?”亂藤四郎疑惑的看著空的床位。
“他們有主上交代的任務所以會比較晚點回來,安心吧。”溫柔的幫對方蓋好被子,一期一振回到自己房間。
今晚武介木又去參加朋友的聚會,三日月宗近理所當然的也跟著隨行。
對方最近幾乎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裡,也不和短刀們玩耍了,兩人見面的機會少了許多。
一期一振曾試著問過對方,對方也只是笑笑的說沒事,但他可沒辦法對那張越來越蒼白的臉以及冰冷的體溫視而不見。

打開房門,裡面早已坐了四個人。
“不好意思久等了。”他一點都不驚訝的將燭火罩上燈照,燈光立刻變小,隨後端正的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四人。
燭台切光忠、藥研藤四郎、厚藤四郎以及五虎退。

“一期哥,我們發現了一些東西…..”五虎退不安的扯著自己的衣角,燭台切光忠按住一期一振的肩膀,金色的獨眼看著他。
“你先答應我要冷靜,目前還有很多事情是不確定的。”
他拿出幾張畫著黑色鬼臉的卡片,上面標明了地點還有時間,每張都不同。
“這是鬥刀場的邀請卡,是退從萬屋的一位審神者身上拿到的。”
一期一振看著卡片上的黑色鬼臉不發一語。
“換我來報告吧一期哥,這是我跟藥研潛入那裡找到的東西。”厚藤四郎拿出一疊資料,上面寫了一些刀劍付喪神的名字,旁邊標著各種金額。
“鬥刀場就是賭刀的地方,審神者帶著自己的刀出去和別的刀對戰,類似演練戰。”
“而不同的地方是,這種戰鬥受到的傷害是真實的,不會因為戰鬥結束而恢復原狀。”
“他們用來賭博。頻率還不低,常常會舉辦大大小小的比賽,一個月內至少舉辦十幾場,我們……。”
厚藤四郎看向一期一振,後者冷靜的看著自己,但是厚藤四郎發現他手上的茶杯在木製的桌面上印出一圈深深的凹痕。
看到這裡的厚藤四郎完全不敢開口,一旁的藥研藤四郎只好接著說。
“我們在想,大將很有可能就是帶著三日月殿參加,所以每次出去都這麼晚才回來,只是我們沒有確切的證據,也許……..”
他偷偷瞄了一眼,才繼續說,“是我們搞錯了也不一定。”
一期一振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他從懷裡拿出一本紅色的帳冊放在桌上。
“這是!”
燭台切光忠不敢置信的翻著手上的帳冊。
“這是我在主上的房裡找到的。”一期一振回答。
“上面寫了什麼?”藥研藤四郎問,大家都湊了過去。
上面詳細的寫著鬥刀場比賽的時間,進帳的金額還有勝負,看起來武介木利用鬥刀場贏了不少錢而且幾乎是每戰必勝,重要的是,每場比賽都寫著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太過分了!”厚藤四郎憤恨的喊著。
“三日月殿…..太可憐了…”五虎退不忍的轉頭。
“沒想到主上他竟然真的這麼做…”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的燭台切光忠闔上帳冊,失望的閉上眼。

一期一振沒有說話,抬起手意示大家安靜。
粟田口的短刀們面面相覷,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大哥了,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卻散發著壓迫感十足的氣場,就像正在醞釀的暴風雨。
在以往的記憶裡告訴他們,他們的大哥現在非常的生氣。
一期一振套上自己的披風拿起刀,拉開房門,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現在就去把三日月帶回來!”


#
三日月宗近疲憊的喘著氣,看著自己的對手。
信夫的加州清光,他們才在前次的會議打過照面。
現場傳來不耐跟興奮的鼓譟聲,經過這些日子的戰鬥,三日月宗近已經成了鬥刀場的明星,只要他有比賽現場一定高朋滿座。
加州清光明顯已經體力不支,但還是發了瘋似的攻擊。
連忙擋下斬擊並順勢揮刀,本來預料對方會擋下自己的這一擊,但是對方卻直直的朝他衝了過來。

穿刺骨頭和肌肉的感覺從刀尖傳向自己的指尖,三日月宗近倒抽一口氣。
加州清光漂亮的臉上都是鮮血,紅色的眼睛在失去光彩前對著他微微一笑,彷彿在道謝,謝謝讓他從這個噩夢中解脫。
看著地上碎成兩截的刀,全場爆出高昂的歡呼聲,三日月宗近的情緒瞬間潰堤。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他悲傷的對著地上已經碎裂的加州清光道歉,雖然他知道說的再多,對方也已經聽不見了。

接下來的比賽他完全沒有印象,任憑對方的刀不斷的攻擊,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好痛苦,好難受。
御前樣,救救我。
救救我……


待續

-----------------------------------------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唷!ヽ(●´∀`●)ノ
外面的風好大好可怕啊⋯⋯

评论 ( 8 )
热度 ( 42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