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3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3




#
“早安啊,一期。”
三日月宗近手裡拿著丸子跟一期一振打招呼。
彷彿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存在,他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曬太陽、吃點心、睡午覺,當番。
儘管一切就像平常一樣,一期一振還是默默的把這件事放在心底。


就這樣過了兩個禮拜,正當他覺得事情已經過去並逐漸淡忘,三日月宗近昏倒了。
“三日月殿,您還好嗎?!”歌仙兼定慌張的聲音從田裡傳來,屋內的人都走出來一探究竟,卻發現一起當番的三日月宗近倒在田埂上。
一期一振立刻衝去將人抱起,其他人也都來幫忙。
“三日月殿,有沒有比較舒服一點?”
他將人移到陰涼的樹下,拿著冰枕靠在對方的額頭上擔心的問。
“沒事沒事,只是覺得有點沒力氣⋯⋯”
蒼白的嘴唇硬是擠出笑容,三日月宗近揮揮手示意他沒事。
“三日月殿你好好休息吧,剩下的我會做完的。”一向很討厭種田的歌仙兼定體貼的說。
“抱歉呢,最近爺爺我的體力好像變差了。”蒼白的臉上露出歉意,一期一振的眉頭越皺越緊。
“要不請主上來?”一旁的燭台切光忠說。
話還沒說完,一期一振已經衝去,不一會兒就帶著武介木跑來。

“三日月昏倒了!?”被一路拉著跑的武介木滿頭大汗,臉上表情也很擔心,他連忙檢查三日月宗近的身體狀況,不久後就冷靜下來。
“沒事,他只是太累,我幫他手入後就會恢復的。”
說完就開始準備手入用的工具。
大夥兒聽到立刻放心下來,尤其是一期一振,他現在坐在手入室外等待著。
不久後武介木就走出來,一期一振立刻衝到他面前。
“主上,三日月殿的情況怎麼樣?”
“沒事,他正在睡,你跟我來一下吧。”說完武介木就走向自己的房間,一期一振連忙跟上去。

“主上?”
在武介木的房門前,一期一振禮貌的停下腳步詢問。
武介木微笑的招手示意他進來,他立刻起身走進去。
房內擺著各式各樣的昂貴古董以及家具,靠窗的書桌有些凌亂。
武介木從壁櫃裡拿出一包紙包,有些微的草藥香從裡面飄出,他微笑的把紙包推到一期一振面前。
“這是我去萬屋買的藥,聽說對補充體力很有效,拿給三日月吧,他最近似乎有點勞累的樣子。”

一期一振看著眼前的男人,對方只是微笑的看著他,搖搖手上的藥草。
“謝謝主上的賞賜!”他感激的接下藥草並行禮,“真的非常感謝主上,謝謝您這麼照顧他。”
“沒事,看到三日月沒有精神我也很煩惱呢,如果還要的話再來跟我拿就行了。”
聽到昏倒的消息臉上焦急的表情以及現在的草藥顯示武介木是非常關心三日月宗近的,能夠受到主人的重用甚至關懷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幸福的事。
“是!萬分感謝!”一期一振又再三道謝才興高采烈的衝去廚房找燭台切光忠。


“一期?怎麼了嗎,看你匆匆忙忙的?”燭台切光忠正在準備今天的晚餐,一旁厚藤四郎和藥研藤四郎在幫忙。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有件事想請光忠殿幫忙。”一期一振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用紙包的草藥遞給燭台切光忠,對方打開紙包。
“這些都是對身體很有益處的草藥呢,一期哥你怎麼會有這些草藥?”來湊熱鬧的藥研藤四郎問。
“是主上拿給我要我轉交給三日月殿的,但是我想直接煎好,因為三日月殿他不太會用火。”
“很甜蜜呢。”厚藤四郎頑皮的偷笑著,一期一振立刻滿臉通紅。
“不、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連忙搖著手解釋,可是一期一振覺得自己越解釋越慌張。
“好!讓我來幫忙吧!”燭台切光忠捲起袖子,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不久,草藥就成功的煎成一碗熱騰騰的湯藥並很快的端到三日月宗近面前。

“這是?”
“這是主上交給我補身體的草藥。”
三日月宗近沈默良久,隨後又抬起頭微笑。
“謝謝你,一期是特別幫我煎好的吧。”
“先把藥喝了吧!”一期一振扶起三日月宗近,熟練的把湯匙裡的湯藥吹涼再遞到對方面前,不料對方皺起眉頭。
“三日月殿,喝完之後會給您丸子的,請乖乖把藥喝完,好嗎?”大手輕摟著有些單薄的肩膀,一期一振像是哄小孩般笑的很溫柔,對方先是愣了一下,才配合的乖乖的把藥喝下。
“真苦⋯⋯”
原本秀麗的容顏因為眉頭微蹙而讓人心生憐惜,蒼白薄唇因為溫度的關係漸漸變得紅潤,讓人想在上面肆意侵略。
“一期?”回過神就看見對方疑惑的看著自己,對於剛剛自己想玷污他的想法毫不知情。
“沒、沒事,三日月殿您趕快喝吧。”
一期一振搖搖頭,暗自斥責著自己。


#
喝了武介木買的草藥後,三日月宗近的精神有稍微改善的跡象,日常作息也恢復了,不過武介木不允許他出陣或是遠征,只讓他跟著自己出席會議或聚會。

今天也不例外。
審神者們依序坐在會議室裡聽取簡報,他們的近侍也隨侍在側。
三日月宗近端正的坐著,突然,他感到有些暈眩。
“失陪一下,主上。”
還沒得到武介木的允許他就快步走了出去。
扶著走廊的牆,四周的景物開始不規則的旋轉,像調色盤一樣混雜在一起。
這個症狀自從吃了草藥後就沒有這麼嚴重過,所以平常也沒有多加在意,沒想到在剛剛突然發作,而且比以往更加強烈。
身體開始發冷,斗大的汗珠從毫無血色的臉上滑落,極度暈眩所引發的嘔吐感也隨之而來。
連忙蹲了下來摀住自己的嘴巴,用全身的意志力阻止快要吐出來的衝動。
整個胃都在翻騰,就在快要失去意識時,有個人影在他面前蹲了下來。
“振作一點,站的起來嗎?”一個蒼老的聲音急切的詢問,他隨即暈了過去。


#
慢慢的睜開眼睛,三日月宗近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牛皮沙發上。
剛才不適的感覺已經消失,只是頭還有些輕飄飄的。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醒了再休息一下,到會議結束前你最好都躺著。”一位和服打扮的老婆婆面無表情的遞了一杯水給他。
蒼白的頭髮梳成整齊的髮髻,臉上歷經歲月滄桑的痕跡加上不苟言笑的表情讓她看起來頗有威嚴。
三日月宗近立刻認出眼前的老婆婆就是上次會議在台上的負責人。
“謝謝您的幫忙。”三日月宗近想起身道謝,無奈身體竟一點力氣都沒有。
“你的狀況很不好,立刻躺下。”對方皺著眉,又檢查一下對方的身體狀況後才坐了下來。
“我叫郁子,是時之政府的行政人員,也住在這裡。”
“非常感激您的幫忙,郁子殿,在下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微笑的道謝。

“你應該知道自己的靈氣越來越衰弱了吧?”
笑容僵在臉上,面對對方單刀直入的問題他有些混亂。
郁子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付喪神有一定的靈氣,尤其你身為天下五劍,靈氣又比其他的付喪神還要高,現在竟然損耗的如此嚴重。”看著對方虛弱的樣子,郁子皺眉。
“你自己應該有感覺,靈氣耗損是靠手入或是藥物也沒辦法恢復的。我剛剛只能用寺院供奉神明的淨水幫你消除一些汙染,所以暫時沒有危險,但是如果再這樣下去會因為染上的汙穢太多而靈力耗損,你身體狀況也會變得非常不穩定,甚至會消失。”
說完,郁子用有些混濁卻無比銳利的眼睛毫不避諱的看著對方。
“你的主人是誰?為什麼放任自己的近侍越來越衰弱?”
她問,對方美麗的月牙閃過一絲慌張但隨即恢復平靜。

三日月宗近沒有回答,他沈默的低下頭不再說話,郁子也跟著不發一語,空氣中瀰漫著尷尬和不安。
整理好桌上的東西後她就離開了,留下三日月宗近一人。
既然那位付喪神不想說,那她也沒有逼迫人的權利,只能自己經後多留意了。
在前往會議的路上郁子默默的打算著。



待續


------------------------------------

最近得了一開遊戲就一定要把開頭的op看完的病,會動的爺爺好美啊啊啊啊啊!撩頭髮的動作實在是……撩在我的心上阿(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