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2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2

*這邊有個私設,剛手入完的刀男體溫會偏低,變得更接近本體的溫度
*有其他審神者出沒注意
*審神者的名字叫做武介木,文中也會提到





#
“呼。”
收拾掉最後一隻敵方的短刀後,隊長一期一振俐落的將刀身收入鞘並攤開手中的地圖。
“這裡確定沒有敵軍,可以準備回去了。”
鶯丸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他很想回去跟大包平一起喝茶。
“恐怕還不行,鶯丸殿。”
一期一振指了指地圖,地圖上標記了紅色的點。
“我們得拿到小判箱才能回去,這是主上特別交代的。”
“那就沒辦法了呢。”
一旁的燭台切光忠站起身,一行人開始在附近搜索小判箱。

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武介木很喜歡錢,也喜歡華麗高貴的東西。
所以他規定只要地圖有標示小判的地方就一定要帶回來。
雖然個性比較貪財了點,但是對於本丸的刀男們都還不錯,大家也都遵照指示行事。
身為天下五劍之一三日月宗近來的時候,武介木才會高興到手足舞蹈,辦了宴會並立刻讓他成為近侍,帶著他參加各種活動。
一期一振也很為對方高興,能夠得到主上的器重,對於ㄧ把刀來說是非常榮幸的事情。

望著遠方逐漸暗下的天色,一期一振嘆了口氣,腦中浮現了那個人的笑臉。
不只鶯丸,他也很想趕快回去本丸呢。



#
古色古香的木造大宅燈火通明,庭院裡裝飾著典雅的日式枯山水,宅裡的服務生們忙進忙出的準備餐點,這裡是時之政府舉辦會議的餐館。
會議室是榻榻米舖成的大房間,裡面有樟木製長桌以及舒適的坐墊,審神者以及近侍們已經按照位置坐好,三日月宗近也在其中。

“武介木,好久不見啊。”一位留著鬍子的中年男子和自家的審神者打招呼。
“你好啊,信夫。”遇到朋友的武介木很高興,兩人便開始聊了起來。 


“這就是你家的三日月宗近啊。”信夫的目光停在武介木身後的三日月宗近身上,露出羨慕的神情。

“是啊!他是我得力的部下呢。”
從一進門開始,身為天下五劍的三日月宗近理所當然吸引許多目光,滿足虛榮心的武介木開心的喝了口酒。
這時信夫湊過去在他的耳邊悄聲的說。

“那,今天會議結束後要不要續攤?”
聽到邀約武介木立刻露出微笑。

“好啊,上次我帶著三日月去的時候你剛好沒來,真可惜了。”
見對方答應後,信夫便把ㄧ張畫著黑色鬼臉的卡片交給他。
“這是今天續攤的入場券。”
信夫又看向三日月宗近,眼裡透露著興奮。

就在武介木想要說什麼的時候,一位白髮蒼蒼年約六十的女子走了進來,她穿著正式典雅的紫色和服,手裡拿著資料走到長桌的最前方。

“非常感謝各位的蒞臨,我是負責這次的會議報告的人員,我叫郁子,那麼會議直接開始吧,請大家打開桌上的電腦。”
不疾不徐的說完後,她開始會議的報告。


三日月宗近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加州清光,他是審神者信夫的近侍。
對方的臉色很蒼白,兩眼無神的望著前方,發現三日月宗近的目光後疲倦的對他點了點頭,他也微笑回應。
外面下起小雨,雨水落在庭院裡的竹管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綿綿細雨讓燈火通明的大宅更有種神秘豔麗的風情。

三日月宗近對於眼前的美景並沒有興趣,他閉上眼睛,握緊繫在腰間的本體。


#
晚上的雨停了之後,月亮高掛在天空中,本丸的刀男們大都已經入睡,唯獨一期一振。
他們的隊伍趕在晚餐前就回來了,可是出去開會的審神者和三日月宗近遲遲未歸讓他有些擔心。
在走廊發呆的他跟起床上廁所的藥研藤四郎撞個正著。
“一期哥,你還沒睡啊。”
“是啊,有點睡不著。”
有些心虛的搔搔頭,他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在等三日月宗近。

藥研藤四郎瞭然的跟著坐下,他拍拍自家大哥的肩膀。
“主上開會總是這麼晚回來啊,一期哥你不用太擔心三日月殿啦。”
全本丸的人都知道每次開會一期一振會等三日月宗近回來,但是一聽到腳步聲就會慌張的躲起來,被大家偷偷的笑了好久這種事,做為一個貼心懂事的弟弟,他是絕對不會說的。

就在這時,玄關的燈亮了,三日月宗近從走廊慢慢走來。
“一期、藥研?你們怎麼還沒睡?”

因為顧著跟弟弟聊天,來不及躲起來的一期一振有些呆住了,一旁的藥研藤四郎立刻接著說。
“是我睡不著,一期哥在陪我呢。”
沒辦法自家的大哥就是不擅長說謊,只好幫他一把。

三日月宗近微笑的點點頭。
“你們要早點休息啊,出陣辛苦了。”
說完他就想回房間,不料重心不穩踩到自己的衣服。
“小心啊!三日月殿!”
耳邊傳來藥研藤四郎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就跌進一個溫暖的懷裡,三日月宗近抬頭就看見一期一振放大的側臉。

“三日月殿,您還好嗎?”
蜜色的眼睛寫滿擔心,他握起對方的手,卻立刻被抽回去。

“沒事,謝謝你,一期,我只是有點累了,我先去睡了。”
三日月宗近依然微笑著,他站起來,慢慢的走回房。

“被三日月殿討厭了嗎⋯⋯”
望著離去的背影,一期一振覺得有些喪氣。

“一期哥,你覺不覺得剛剛三日月殿的樣子有點奇怪?”
藥研藤四郎托著下巴若有所思。

經對方這麼一問,一期一振回想著剛剛三日月宗近的樣子。
行動有點遲鈍,感覺好像沒什麼精神而且態度跟平常完全不一樣。
“的確有點奇怪,而且我剛剛碰到三日月殿的手,很冰。”
“很冰?”
“對,那種溫度很熟悉……就像……”
“就像?”
一期一振飛快的在腦海裡搜索著,過不到一分鍾他就想起來了。
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溫度。

“就跟剛手入完的溫度一樣。”



待續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