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紗綾型

一期三日 紗綾型
*這是之前看到的梗於是去源頭twitter看了之後覺得超棒的必須擼一篇(鼻血
*爺爺的狩衣花紋就是紗綾型,有關紗綾型可以上網搜尋一下,文中也會提到。
*本丸,一期三日已經是情侶關係,兩人房間是分開的。
*三日月是近侍,但是文書處理都是一期一振在做(一期你這個寵妻魔人
*一期已經滿等,三日月因為比較慢來所以還沒滿等。
*審神者出沒注意
*兩人就是一直在放閃,沒有其他要素(?


#
一期一振把桌上最後一份文件整理完後,窗外已經是夕陽西下。
他捏捏有些酸痛的脖子。
不知道三日月殿和弟弟們現在在做什麼?

這個念頭剛從腦中閃過,下一秒一期一振就被遮住了視線。
“猜猜我是誰?”
黑暗中亂藤四郎帶著笑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一期一振莞爾,溫柔的抓住搗亂的手。
“三日月殿、亂,你們別鬧了。”
“哦呀,被抓到了。”
重回光明的他轉過頭就看見那雙美麗的新月正笑盈盈的望著自己,一期一振沒有發現自己的臉滿是寵溺。

“失敗!三日月殿我們的手大小差太多了啦!”
亂藤四郎躲在三日月宗近的背後鼓著臉撒嬌。

“真是的,你們別玩了,等一下帶著其他人去洗手,光忠殿剛剛說可以準備吃晚飯了。”一期一振提醒。
亂藤四郎看著自家大哥從剛剛就沒打算放開的手,機靈的眨眨眼,做了個鬼臉就走出去。
他是個識趣的刀,大哥想跟嫂子獨處自己才不要當電燈泡呢!

“很累嗎?”
三日月宗近心疼的替對方捏捏脖子。
畢竟近侍的工作有一半都交給一期一振,又要照顧弟弟又要處理文書,身體會不會吃不消?

一期一振享受著對方的服務,將身體的重量全部往後面靠,淡雅的薰香立刻將他包圍。
”不累,三日月殿才是,出陣的時候請小心不要受傷了。”
他捧著對方的手輕吻,讓三日月宗近的臉頰微紅。
“那我先去飯廳等你,收拾好了就快來。”
用寬大的袖子掩飾自己的表情,三日月宗近轉過頭,起身往飯廳走。
“好的,我馬上就到。”
一期一振加快收拾的速度,之前審神者借用這裡說是要寫報告,還讓壓切長谷部搬了一大堆書過來,到現在還沒清理乾淨,所以近侍的辦公室非常凌亂。

“等一下要記得提醒主上把這裡的書清點一下。”

一期一振看著桌上亂七八糟的書,被其中一本書的封面吸引了。
那是一本叫做日式傳統花紋的書,吸引他的是封面上的紋路。
由橫線組成像是卍字的花紋,跟三日月宗近狩衣上的一模一樣。



#
“關於這次數珠丸的搜索進度,一期你有什麼建議嗎?”
審神者一邊看著報告一邊問,但是對方一直沒有回應,讓她不禁疑惑的抬起頭。
一期一振呆滯的看著自己面前的熱茶,默不作聲。
就算審神者叫了好幾次也毫無反應,直到旁邊的鶯丸拍了拍自己,他才回過神來,發現大家全都疑惑的盯著他。
“萬分抱歉!主上!”
自己竟然在會議上發呆!
“一期你還好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請藥研幫你看一下嗎?”
對於一期一振的反常,大家都露出了關心的眼神。

會議結束後,一期一振回到自己房裡,從櫃子裡拿出一本書。
那是那天在辦公室裡發現的那本日式傳統花紋,一期一振沒有經過審神者的同意擅自借走了。



三日月宗近推門進來,發現房間黑壓壓的,而一期一振坐在書桌前,背對著他。
“怎麼這麼暗?也不開燈?”
“不,我正要開呢⋯⋯”一期一振迅速的將一個東西塞回抽屜裡並打開燈。
室內重回明亮,這才看到三日月宗近滿臉擔憂。

“聽說你剛剛在會議上走神,還好嗎?”
他把手放在額頭試溫度。
“我沒事的,三日月殿請不用擔心!”
“是嗎,那就好。”
三日月宗近稍微放心的放下手順勢趴在對方的懷裡,柔軟的髮絲輕輕摩擦一期一振的下巴。
立刻將對方圈在懷中,兩人享受了片刻的溫存。

“那個,三日月殿……”
“怎麼?”
從懷中抬起頭與他四目交接,詢問眼神好像撒嬌的貓兒,一期一振忍不住親了親對方的額頭。
“沒、沒事,早點睡吧,您明天還要出陣呢。”
“我想和一期睡。”
三日月宗近拿出預先準備好的枕頭笑咪咪的說。
“!!”
這個舉動讓一期一振滿臉通紅,為難的眼神亂飄。
“明、明天的出陣…!”
“御前樣,不想和我睡嗎?”
無辜的眨眨眼,那個聲音聽起來似乎受到了無盡的委屈,讓一期一振又好氣又好笑,連忙將人摟進懷裡。
“沒事,我很歡迎。”

幫對方和自己鋪好床後,一期一振讓三日月宗近靠在懷裡,還是顧慮到對方明天要出陣,兩人膩歪了一下子就睡了。

在黑暗中,三日月宗近悄悄睜開雙眼,靜靜的盯著一期一振的睡臉。


#
在某一天遠征結束後,一期一振像往常一樣走進自己的臥室,卻發現三日月宗近在自己的房裡。
“三日月殿,你怎麼來了?”正疑惑就看見對方手上拿著自己從審神者那裡帶出的日式傳統花紋正在翻閱。
一期一振立刻緊張起來,驚訝的看著書桌前的人。
“前陣子,主上跟我說他有一本書好像不見了,怎麼找都找不到。是亂跟我一起玩耍的時候找到的。”三日月宗近看著他,表情晦澀不明,一期一振無法讀出那新月裡的情緒。
他低下頭,滿臉愧疚,閉上眼手裡緊握著拳頭。
“讓三日月殿看到如此難堪的我,真的罪該萬死!我立刻去跟主上認罪!”
說完就立即衝出門,三日月宗近連忙將他拉住,掩著袖子笑了起來。
“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對自己特別嚴格呢!沒事沒事!”

將對方安撫好後拉到自己面前坐下,三日月宗近看著手中的書,沒有任何破損,但是其中一頁夾著書籤,有明顯翻閱多次的痕跡。

翻開書頁,上面寫了三個大字,紗綾型。

「紗綾型,是在日本的桃山時代由中國明朝傳入日本的,成為當時最流行的花紋。」

紗綾型就是三日月宗近狩衣上的花紋。

一期一振緊張的看著自家的夫人,對方完全沒有抬起頭,默默的看著書裡的內容。
“你,就是因為在意我衣服上的花紋,所以才把書帶出來的嗎?”

“是的。”他老實承認。

這一段內容一期一振已經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從這本書得知三日月宗近的狩衣花紋就是紗綾型。
儘管自己已經喪失記憶,但是他唸過的書也不算少,桃山時代就是豐臣秀吉的時代,也就是自己和三日月宗近結為夫妻的那個時代。


紗綾型是那個時候才傳入日本,也就是說三日月宗近在足利家的時候根本不可能穿現在的狩衣,因為那個時代還沒有紗綾型。

三日月宗近身上的衣服到底是誰送的?
是自己的前主人?還是對方的前主人寧寧夫人?
或者,是還沒失憶前的自己呢?

可是,這也僅止於猜測而已。
三日月宗近並不常說過去的事情。

對於過去的種種,自己已經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想到這裡,一期一振就有些黯然,他不只一次希望自己能夠想起過去,那些他們曾經相處的時光。

好想問,好想跟對方確認,可是又怕讓對方觸景傷情。
讓夫人流淚的事情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做的,決不能再讓他回想起分離的痛。

一期一振的腦袋不停的思考這些,他真的非常在意,於是他默不作聲的把書藏進懷裡帶了出去。


“原來在好奇這種事所以前陣子才心神不寧嗎,真是,”
三日月宗近抬起頭,寬大的袖子掩著自己的臉,一期一振還是發現對方滿臉通紅。

“真是困擾啊⋯⋯” 三日月宗近喃喃自語,清秀的臉龐染上豔麗的陀紅。
一期一振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他愣愣的看著對方。

“三日月殿?您在害羞嗎?”
被對方瞪了一眼,一期一振忍不住牽起對方的手將對方拉到自己懷裡,輕輕揉著柔順的髮絲安撫著。

“我呢,對於穿著或是打扮一直都不是很在行。”三日月宗近靠在對方懷裡,慢慢的沈浸在回憶裡。

“你那時後剛從外面回來,滿身塵土的就提著一個精美的木盒衝進房裡,強硬的要我打開盒子。”
一期一振靜靜的聽著。
“看我不會穿這麼複雜的配件,你花了很久的時間在研究怎麼穿,好不容易幫我穿好衣服,又叫我在你面前繞了好幾圈,滿臉興奮的一直說這是現在最流行的款式,真是煩人。”

聽到這裡,一期一振笑了出來,在對方依然有些紅潤的臉上輕啄。
“但是您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是煩躁的心情呢。”

被說中心事的三日月宗近有些腦羞的用力扯了一期一振的耳朵,這個舉動讓他笑的更開心。

“衣服很適合您。”
蜜金的眼睛填滿了自己的視線,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臉上,三日月宗近望著對方,兩人的額頭輕碰。

他輕閉雙眼,溫順的承受對方落下來的吻,身上繁複的衣飾被一件一件熟練的卸下。
一期一振咬下自己的白手套,大手撫上那件華麗高貴的狩衣下襬。

他現在非常了解當時的自己為什麼要送三日月宗近這個禮物。




就是為了脫下它啊。


-------------------------------------------------

審神:所以我說我的書有沒有打算要還我?・゚・(つд`゚)・゚・(沒人在乎

评论 ( 8 )
热度 ( 76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