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5(完)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5(完)


附上一篇小短篇d(`・∀・)b


#
笑面青江眉頭深鎖,現在的情況急轉直下,搶匪突然不接受任何談判也不讓自己進去,甚至對著他們開槍,警方不得不反擊。

一旦雙方開始駁火,人質的安全就會變得非常危險。
這樣的話,身為談判代表的自己也無法發揮作用了。

#
搶匪剩下三個人,他們拿著槍對著出納室掃射。
不知道什麼原因,在裡面審問的兩個同伴突然沒有了回應,門也被鎖上,雖然他們很快的撞開門,但是對方的槍法非常精準,他們根本無法踏進出納室一步。
首領示意大家停止射擊,他躲在遮蔽處,拿出一顆手榴彈向出納室裡喊。
“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你最好快點出來,不要逼我把你們炸出來。”

金庫裡靜謐無聲,就好像其實裡面並沒有人。

首領陷入沉思。
看警方的反應,他們很可能不知道現在這邊的狀況,也就是說,現在在金庫裏的人並不是警方的人。
那會是誰?
槍法精準,而且似乎對於跟敵人對峙非常有經驗,應該不是人質,如果他是從外面進來的,那就代表緊急出口很有可能就在金庫裏。

他握緊手裡的手榴彈。
這可是他千辛萬苦從海外買進為數不多的火力之一啊,就要用在這裡了嗎?

可是被警方從外面攻破只是時間的問題,他們不想坐以待斃。
那就只能集中火力攻進金庫,賭一場了。


一期一振握緊槍,汗水滴進眼睛也不眨眼,凝神的盯著門口。
一旁的三日月宗近還有些頭暈,不過意識還算清醒。
剛剛得知搶匪可能有炸彈,就算只丟一顆進來,他們絕對必死無疑。

無論如何絕不能給對方機會,但也不能輕率的行動。
他拿著槍,蹲低身子,慢慢的往門口附近的雜物堆前進。

要冷靜下來,機會只有一次。



警方的攻堅行動已經開始,銀行的玻璃大門被警棍打的開始出現裂痕,用擴音器放出的警告聲不絕於耳,首領知道,時間真的不多了。

他拔掉手榴彈的插銷,舉起手,往出納室的門口扔出。

就是現在!
一期一振早就等在那裡了,他立刻往對方舉起的手臂開了一槍。

“嗚啊!”
子彈貫穿了手臂,劇烈的疼痛讓首領鬆開了手,手中的榴彈掉了下去。

“糟糕了!”
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搶匪三人瞬間就被巨大的火光吞噬。

人在金庫裏的三日月宗近聽到外面傳來的爆炸聲,顧不得疼痛就往外面衝。
“一期!”

#
大火開始沿著電線還有易燃物蔓延,難聞的塑膠燒焦味充斥著一期一振的鼻腔。
一期一振在開槍之後立刻就躲進雜物堆裡,所以沒有被波及,但是眼前的景象讓他有些愣住。
紅色的火焰,黑色的濃煙,以及無法忍受的灼熱感。
救救我、我在這裡!
任憑自己大聲的呼救,直到氣竭,沒有任何人在,也沒有任何人回應。
只能等待著火焰和濃煙將自己吞噬。
好可怕……
令人絕望的孤獨。

小時候的記憶又浮上腦海,一期一振全身僵硬,無法動彈。


“一期!一期!”
三日月宗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一期一振猛然回神。
“一期,”
對方從濃煙密佈的空間找到他,握緊自己顫抖的手,堅定的說。
“一期,沒事的,我們一起出去。”

溫暖的溫度從另一側傳到手心,一期一振的顫抖漸漸消失,全身開始恢復知覺。
丟掉手中的槍,一期一振回握住對方的手,笑了笑。
“是的,我們一起!”
他抱起三日月宗近,走向抽風口。
大火在外面持續延燒,溫度依舊灼熱、視線開始被濃煙遮蔽,周圍的空氣漸漸稀薄,但一期一振不再害怕了。

一切都會沒事的。


#
一期一振帶著三日月爬出抽風口時,消防人員早已開始行動,警察也已經破門而入。
在這次行動中人質全數救出,五名搶匪則是三死兩重傷。

他披著醫護人員給的毛毯,坐在醫護車的後座曬太陽,三日月宗近則是躺在自己的膝蓋上。

“頭還會暈嗎?”一期一振關心的問。
“沒事沒事,甚好甚好!”
三日月宗近臉頰敷著冰枕微笑著,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

看著對方笑咪咪的臉,一期一振的表情變得柔和,他彎下腰,看著三日月宗近。
“我還有件事情沒有跟三日月桑說。”
一期一振認真的看著身下的人,兩人的鼻尖都快碰在一起了,琥珀色的雙眼像寶石一樣閃閃發亮。

“我在火災中失去親人,但是我剛從火場裡救回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
一期一振笑的很開心,彷彿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海藍色的髮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我已經不會再失眠了。”

三日月宗近的臉霎時紅了起來,難得害羞的垂下眼,細長的睫毛低垂,目光不停的往旁邊轉。
這小子,笑容太犯規了啊!而且自己年紀也不小了,竟然還會被這種情話亂的失去方寸。

但是,真是可愛啊⋯⋯
會這樣想的自己也是無可救藥了吧。

三日月宗近拉下對方的頭,在耳邊小聲的說了什麼,並在臉頰上啄了一口,讓一期一振的臉紅的跟蕃茄一樣,目瞪口呆的表情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希望每天能和你一起,安穩的入睡。”


全文完



-----------------------------------------------
後記
假日的早晨,陽光灑落在柔軟的床上,三日月宗近縮在一期一振的懷裡,對方寵溺的親了親他的額頭,任由自己繼續賴床。
自從兩人開始交往一期一振的失眠就慢慢好轉,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一期一振堅持的「滾滾床單自然就能睡著了療法」。(?

“我說,”
三日月瞇著美麗的雙眼,眼裡的月牙光波流轉讓一期一振看的有些入迷。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那個時候可以打贏兩個歹徒?”

“這個您就別問了……”
每當問到這個問題,一期一振總是吞吞吐吐的不肯說。

但是三日月宗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掙脫了一期一振的懷抱翻身將對方壓在身下,修長的食指在對方精實的腹部上輕輕搔抓,弄的對方滿臉通紅。
“三、三日月!!”一期一振伸出手想將對方擁入懷中卻被壓住雙手。
“快、說。”
微微下垂的媚眼瞪著他,全身只披著一條毛毯,讓一期一振差點克制不住自己的理智,終於投降。
“是、是高中打工練出來的。”
“打工?打工內容是什麼?”

一期一振難為情的別過頭,用蚊蚋般的聲音說。
“打手。”

哦難怪,還在想平常看起來乖的像小兔子的孩子怎麼這麼會打架,還會用槍,原來是個披著兔皮的狼啊。
三日月宗近了然的點頭,滿意的鬆開在對方身上搗蛋的手,低頭看著眼前結實精壯的腹肌。

居然比我還結實。

他看著面前這個一臉無辜,在床上根本就是黑道的戀人,突然生氣的抬起手。

“好痛!三日月請別再打我肚子了!嗷嗷嗷!”

後話END

------------------------------------------------------------------------------------------------
不要問我一期是怎麼申請到良民證然後進銀行的,說了你們會怕(被揍😂

交往後的三日月成功轉職成小惡魔(被砍

謝謝你們願意看我的腦洞・゚・(つд`゚)・゚・我真的寫的很開心嗚嗚嗚嗚(哭屁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