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4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4


英雄救美啦啦啦🌹
這次有點短小 😂(被揍


#
一期一振在漆黑的通風管裡爬行,由於視線實在太暗,他打開手機當作照明。
螢幕上跳出燭台切光忠給他的訊息。
「警察已經趕到了!你在哪裡?不要亂來啊!」

他知道不能增加警察的負擔,但是一想到三日月宗近就在裡面,身體就先自己動了起來。
讓對方待在危險的地方而自己袖手旁觀,他做不到。

三日月宗近總是很溫柔的看著自己。
他治好自己的失眠,讓長年以來緊繃的心能夠獲得暫時的休息。

一期一振很喜歡那個笑容,感覺就算天塌了,三日月也會在自己身邊,笑咪咪的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的。

他想要守護這個笑容。
管子裡很窄很悶熱,一期一振絲毫沒有放慢速度,他只想快點到那個人的身邊。


#
燭台切光忠焦急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一期一振已讀不回,也不知道他人是否安全。
“他還是沒有回應嗎?”
石切丸問,燭台切光忠無奈的點頭。

“青江剛剛跟搶匪確認過了,裡面只有三名人質。”
石切丸在他身旁坐下,一臉擔憂。

這也就代表一期一振應該還沒有被抓住。
但是笑面青江也說,搶匪的態度太過配合,感覺有什麼事情瞞著。

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
三日月宗近虛弱的躺在金庫冰涼的地板上,搶匪拿著沈重的槍托,朝著自己的腹部狠狠的砸下去。

“嗚……”一陣劇痛讓腦子一片空白,他痛苦的曲起身體。
“你這傢伙怎麼可以隨便打人啊!”鶴丸國永憤怒的吼著。

“因為他不聽話,所以只能讓他吃點苦頭了。你也給我安靜一點。”
另一位搶匪用槍抵著鶴丸國永警告著。

可惡!三日月為什麼不說!快點告訴他們啊!
鶴丸國永有好幾次都想說出出口在哪裡,但是都被三日月宗近狠狠的瞪著,到口的話只好又吞回去。
可是他已經快看不下去了,再這樣下去三日月會被打死的!

搶匪粗暴的抓起三日月宗近的頭髮,逼迫他抬起頭。
三日月宗近覺得天旋地轉,眼睛似乎無法聚焦,但他完全沒有露出示弱的表情。
“你有一副漂亮的臉蛋啊,毀了他我會覺得很可惜的,”
搶匪再一次拿起槍托,抵在他的下巴。

“我再問一次,出口在哪裡?”

“我…不知…..道。嗚!!”
他因為撞擊的力道重重的摔倒在地,右半邊的臉幾乎痲痹,只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刺著自己每一寸神經。

“咚!”
一個落地聲從身後傳來,搶匪疑惑的往後看,只看見一雙金色的眼睛。

“一期!”
鶴丸國永驚呼。
他看到天花板上的抽風口被打開,顯然對方是從那裡跳來下的。
幹的好啊!

一期一振沒有回話,金色的眼睛裡閃爍著靜默的火焰,他的視線緊盯著兩個搶匪,就像一隻狩獵的狼。
平靜的表面下其實波濤洶湧,現在的一期一振非常的生氣。

一期一振抓起搶匪的頭,狠狠的撞上去,往對方的鼻樑就是重重的一拳,骨頭碎裂的聲音加上搶匪痛苦的悶哼讓他的同伴驚訝的轉過頭。
搶匪痛的摀住鼻子倒了下去,狹持鶴丸的搶匪連忙朝著一期一振開槍。
他敏捷的低下身閃過子彈,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撿起地上的槍朝著對方的腳開了兩槍。
搶匪痛苦的倒下,雙腿鮮血直流。

整個過程不到五分鐘。
鶴丸國永震驚的看著這一切,平常那個乖巧的後輩正用金庫裏的麻繩俐落的將兩名受傷搶匪綁住後把出納室的門反鎖,端正的臉龐透露著狠戾卻沒有任何表情波動。

眼前這個動作乾脆俐落、眼神冷酷的青年真的是那個一期一振嗎?!那個平常忠厚老實、很好嚇、有點蠢萌蠢萌的那個一期一振嗎!?
鶴丸國永覺得自己的世界崩毀了。

一期一振替鶴丸國永和大俱利伽羅鬆綁後輕輕扶起三日月宗近,溫柔的替對方擦去嘴角的血跡。
“很痛嗎?”
當他成功的打開抽風口的鐵蓋時,看到三日月宗近痛苦的倒在地上,就怒不可遏的衝出去。

三日月宗近虛弱的睜開眼,皺著眉。
“你怎麼跑進來了?”

還是一樣只會擔心別人的安危,也不看看自己已經傷成這樣。
一期一振握住對方的手,剛才的戾氣已經消失無蹤,只剩下滿滿心疼。
“我是來見您的。”

三日月宗近覺得自己輕飄飄的,他一方面不希望一期一振被捲入,但是當他看見那雙蜜金色的雙眼時,又覺得無比的安心。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非常矛盾。


這時,因為剛剛打鬥發出了聲響,搶匪開始撞門,門鎖有些抵擋不了強烈的撞擊,已經有點鬆脫的跡象。
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一期一振心疼的親吻三日月宗近的手,深吸一口氣後,撿起地上的槍。

“請鶴丸桑先帶著其他人出去,我殿後以防他們衝進來。

他將三日月宗近托給唯一清醒的鶴丸國永,懷裡的人卻搖搖頭。
“先讓俱利君上去,他一直都沒有醒,頭部有受傷,傷勢可能比我更嚴重。”

“可是!”
“我想陪著一期久一點,好嗎?”

三日月宗近微笑著,他輕拉對方的衣角,對方的眉頭越皺越緊。
一期一振看著懷裡虛弱的人,現在他最想讓對方脫離這個危險的地方,不管用任何手段。

一旁的鶴丸國永見兩人僵持不下,只好拍拍一期一振的肩膀。
“我先把大俱利君送出去,我會很快回來,到時候你帶著三日月出來,我們在中途匯合。”
一期一振僵硬的點點頭,看著鶴丸國永。
“拜託鶴丸桑了。”

“好,那待會見了。”
鶴丸國永抓著大俱利伽羅就往抽風口鑽,剛剛一期一振一副想殺人的表情讓他背脊發涼。

一期一振將三日月宗近扶到靠近抽風口的地板上,以便鶴丸國永來的時候可以很快的拉住他,接著把所有的桌椅還有雜物堵在門口,把三日月宗近護在身後。

他溫柔的撫過對方的髮絲,然後轉過身,手裏的槍瞄準門口,呼吸開始慢慢變沈,眼神也變得銳利。

決不會讓他們踏進這裡一步。


待續
------------------------------------------------------------------------------------------------
下一篇會解釋一期為何開了外掛wwwww
心疼鶴丸,一整天都處於驚嚇當中ww
預計下篇完結囉❤️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