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3

一期三日 與你同眠3

振總已上線
這是鶴丸的驚嚇之旅www



#
AM9:14
拜訪完客戶的一期一振在公司對面的早餐店巧遇了同事燭台切光忠。
“一期早啊!
“光忠桑早安!”
買完早餐的兩人一起前往公司,就在他們走到離側門不遠的斜坡上,燭台切光忠突然拉住一期一振。

“光忠桑?”一期一振出聲詢問,燭台切臉色凝重。
“不對勁。”他們望向公司的側門,鐵門就像平常一樣半開著等著員工前來上班,公司裡面的燈也開著,跟平常沒有不同。

“俱利醬今天明明沒有請假,但是他卻沒有喂小花。”
燭台切指了指坐在花圃上的一隻虎斑貓說。
大俱利伽羅每天都會在早上定時喂小花吃罐頭,除非他請假,這個習慣還從沒有斷過。小花吃完之後都會舔舔毛就走,所以現在仍在花圃上明顯就是在等大俱利伽羅。
“也有可能,大俱利伽羅桑今天臨時請假?”
“不可能。如果他請假我會知道。”
燭台切光忠一副篤定的表情,讓一期一振有些無言。這時小花發現他們,朝他們走過來,在燭台切光忠的褲腳摩蹭。
燭台切光忠低下身摸摸小花的頭,這時他發現斜坡旁有東西,順手拿起來。
是一本巴掌大深藍色的牛皮筆記本,內頁用工整的字體寫著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這是三日月桑從不離身的筆記本!”
一眼就認出筆記本的一期一振喊道。
從不離身的東西出現在公司的斜走道,再看一次跟平常無異的公司,靜得詭異。
就在這時他們從鐵門的門欄縫裡看見一個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從櫃檯探出頭,警戒的四處張望,但因為一期一振他們離公司有段距離,男子並沒有發現他們。
那個人很明顯不是行員,更不是保全。
想到那個人可能遭遇危險,一期一振全身的神經變得緊繃,金色的眼睛裡暴風雨正在醞釀。

“你先去報警!”
一期一振說完就丟下燭台切光忠,頭也不回的往公司的後巷衝去。




#
三日月宗近睜開有些疼痛的雙眼,發現自己倒在地上雙手被反綁,頭有些暈。
“你終於醒了,我的老天。”
一個聲音悄悄的說。
他勉強的撐起身體,發現鶴丸國永坐在自己身旁,用有些紅腫的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你被他們打中後腦勺就一直昏到現在,我還想你再不醒來我就要被三条家的那些怪物殺掉了。

三日月環顧四週,櫃員洋子和保全大俱利伽羅被綁在椅子下,大俱利伽羅還昏迷不醒,臉上的血痕表示傷勢不輕,自己和鶴丸國永則是被綁在離椅子不遠的出納室門口。
而出納室再走進去,就是銀行大金庫的所在之處。
現在裡面傳來歹徒們的喧嘩聲,他們正為了眼前大把大把的鈔票忙的不可開交。

“我先說抱歉三日月,我把金庫密碼跟他們說了。”握有秘密碼的鶴丸國永一臉歉意,他剛剛被毒打了一頓又加上歹徒拿洋子的性命要脅,自己才不得不說出密碼。

“沒關係,比起錢財人命更重要。”
三日月宗近看看對方臉上的傷和哭泣的洋子點頭表示理解。
好險還有很多人沒來上班,不過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三日月宗近思考著,他往洋子那邊看了看。
對方滿臉淚痕的望著他,他安撫的笑了笑。

“難為你了,先別緊張盡量順從他們,其他的交給我們處理,好嗎?”
洋子淚汪汪的點頭,不再啜泣。

就在此時,警鈴聲在不遠處響起,不久後警車就把銀行大門團團包圍。

#
一期一振轉了轉銀行後門的門把,但後門是從裡面反鎖外面是進不去的。
“可惡!”他焦躁的看著厚重的大門,三日月很可能就在門的另一邊遭遇危險,自己卻束手無策。
歹徒很可能不只一人。
窗戶也不行,爬窗會觸動警鈴被那些歹徒發現就遭了。

快點思考!不要停下!
他催促自己。
這時他突然想起自己剛進銀行擔任出納時鶴丸國永說過,在大金庫裏為了以防萬一裡面是裝有隱藏的抽風口的。
抽風口的出口對方也跟自己說過,那時鶴丸國永醉醺醺的拿著酒杯,滿臉傻笑的跟自己說。

通風口在後門右邊數來第三個磚頭旁邊。

一期一振很快的找到不起眼的抽風口,他拔掉保護抽風口的鐵桿門,敏捷的鑽進去。

請絕對要平安無事!



#
三日月宗近第一次看到搶匪,雖然他們都蒙著臉。
搶匪總共有五個人,首領是一個穿著深藍色運動外套的男子,他們一聽到鳴笛聲也不驚慌,迅速的將建築物內的出口封鎖,並將人質都帶到金庫裡面。
三日月宗近還發現,他們帶了不少彈藥。

首領坐在椅子上,手裏拿著槍,平靜的看著他的人質們。
“各位先生女士,我先聲明,如果我們沒辦法順利逃跑,那麼我也沒辦法擔保你們的生命安全了。”
他用冰冷的聲音說著,留下一名手下看守,轉身就出去。


#
燭台切光忠看到警車抵達,心中的大石才稍微放下。
警察人員馬上詢問現場狀況並開始全副武裝。

“光忠!”
石切丸有些踉蹌的從警車下來,他急切的詢問燭台切光忠,畢竟自己最小的弟弟也在裡面。

“石切丸君你先別急,警方不到最後一刻是不會輕易動武的,畢竟攸關人質安全。”
跟著下車的是一位綁著馬尾的小哥,瀏海把右眼完全遮住,神情自若的安慰石切丸。

他是這次的談判人員,笑面青江。
“現在請交給專業的來吧。”

很快的,笑面青江和另一位警察進入銀行裡,坐在椅子上,對面坐著搶匪首領。

“搶匪先生,你這把槍很漂亮啊,把我們打的落花流水。”笑面青江讚賞著對方的槍枝,完全沒有想要談判的意思。

“我們要求的不多,錢我們也不要了,但你能保證讓我們全身而退嗎?”
首領語氣冰冷的直接切入主題。

“我向你保證。”
笑面青江誠懇的說,他拿起從便利商店買的啤酒向對方敬酒。

“我們需要一台直昇機,停在頂樓,周圍不許有任何警察。”對方毫不猶豫的說出要求。

“可以,但是我有一個交換條件,必須拿裡面的一個人質做交換。”笑面青江平和的微笑。

男人猶豫了一下,終於答應。
“能麻煩您先釋放那位櫃員小姐嗎?”

笑面青江選擇了行動上比較弱勢的洋子作為交換,這樣一來可以替外面的警方減除不少不安因素。

“可以。我蠻喜歡你的,夠乾脆。”可能是逃脫路線確保了,男子難得爽快的答應,笑面青江依然不動聲色的微笑著。



#
洋子被釋放了,這讓三日月宗近安心不少。一個女孩子被這樣拿著槍威脅,心裡一定會留下陰影的。
現在在金庫裏的只剩下大俱利伽羅、鶴丸國永和他自己。
搶匪們開始整理他們搶來的鈔票,從他們的交談中知道,似乎是和警方談判,如果讓他們成功離開,他們就會釋放人質並留下鈔票。

“這傢伙被敲暈後又醒來,為了保護洋子抵抗歹徒,結果被對方痛揍一頓後就變成這樣了。”
鶴丸國永邊說邊踢了踢大俱利伽羅,對方依然毫無反應。

好險一期一振沒有進公司,三日月宗近默默的想著,接下來就等警方的努力了。

這時,原本看守他們的搶匪被同伴叫了去,他們小聲的交談著,交談結束後,兩個人拿著槍走進來。
“誰是這裡階級最大的?”搶匪問。

“是我。”
不等鶴丸國永反應三日月宗近立刻回答。
鶴丸國永緊張的瞪著他。

慘了,自己的小堂哥如果有個萬一,他一定會被三条家的堂哥們抓去做成各式各樣的鶴料理。

“喔,你是襄理啊。”
搶匪看了看三日月宗近胸前的員工證確認。

“你知道你們這裡有沒有緊急逃生的出口?”

“就我所知應該是沒有的。”
三日月宗近平靜的回答。

他一說完對方的槍口就抵在自己的眉間。

“不要跟我玩把戲,你玩不起。”
搶匪低聲的警告。

“看你長的漂亮我就好心的跟你們說吧!我們其實也不想殺你,我們只是要錢。拿到錢我們就直接走人,所以我們需要逃過警方監視的逃生通道。”
對方解釋,他的槍依然抵著自己。

“所以,你到底說不說?”

如果你們順利逃走了,我們這些和你們待在一起,對於你們的聲音、特徵都有些印象的人質,你們還會讓我們活下去嗎?

答案已經非常清楚了。

三日月宗近平靜的看著對方,再一次回答。
“我真的不知道。” 



待續
-------------------------------------------------------------------------------------------------

振總現在還在管子裡爬wwww(被揍

搶匪先生,你這把槍♂很♂漂♂亮♂啊♂ wwwww
感覺青江講的話都自帶符號♂(不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