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吃早餐

雜食性
三日月的cp都吃
爺爺養的狗(被揍
主食是一期三日😎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 番外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 番外
終於更新啦!
有點不好意思啊(*´艸`*)
請各位慢慢享用(つд⊂)

#
武介木事件後已經過了五個多月,郁子當上了審神者,一期一振也在經過時之政府的調查後無罪釋放。
一切都重新上軌道。

一期一振待在自己房裡,埋頭於公文之中。
工作告一段落後他伸伸懶腰,抬起頭就看見深藍色的背影。
三日月正坐在軟墊上看著書,旁邊還擺著一盤丸子,看見此景嘴角不禁微微揚起。
在一起之後兩人的相處模式就像這樣,各據房間的一角,有時候聊天,有時候專心做自己的事。
一期一振非常享受這個輕鬆的氣氛,只要一抬頭對方總是在。

他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從身後抱住正在看書的三日月,將臉埋進頸...

2017-04-15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7(完)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7

#
那晚比賽的最後,三日月宗近終於不支倒地。
打倒他的是其他本丸裡的五虎退,可憐的小傢伙傷痕累累哭得滿臉淚水,想要伸手摸摸他的頭卻怎麼也使不上力,接著就失去意識。
當他再度醒來時,發現周遭一片黑暗,規律的馬蹄聲不絕於耳。
手和腳都被綁著,全身上下像灌了鉛一樣,試著翻身的動作卻牽動到傷口,他忍不住叫出聲,卻發現自己的嘴巴被堵住了,只能發出單調的音節。
“三日月,拜託你安靜一點,都特意塞住嘴巴了,不要驚擾到本丸裡其他的人。”
武介木的聲音從前頭傳來讓他知道自己已經在回本丸的途中。

自己終於撐不住昏倒了嗎⋯⋯
這樣的身體還能撐多久呢?還能保護他們多久呢?
他閉上有些酸澀的眼...

2016-10-18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6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6

#
一期一振鮮紅的雙眼在黑暗中格外醒目,一語不發的拿著手裡的劍步伐堅定且迅速,猶如在森林裏行走的鬼魅。
恐懼感籠罩著武介木,他拼命的往前跑,但是身後的腳步聲卻沒有因此越來越遠,反而越來越接近。
人類的腳程怎麼可能贏過付喪神呢?
終於,體力耗盡的他跌坐在一棵大樹下,而一期一振朝著自己走過來。

“我剛剛只是一時情緒失控!真的不是有意的!對不起!你冷靜一點啊!”
一期一振沈默的走向自己,沒有停下的意思,讓武介木更加慌亂,但他仍不死心的繼續喊道,“一期!有話好商量!我保證不會刀解你們!好不好?”

血紅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原本總是溫和有禮的臉面無表情。
現在的一期一振是...

2016-09-25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5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5

#
深夜的本丸大門前萬籟俱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入睡,除了他們。

“一期哥等一下!
“等等!”
燭台切光忠拉住正要推開木製大門的一期一振,五虎退、厚藤四郎和藥研藤四郎緊跟在後。

“還有什麼事嗎?光忠殿。”
一期一振微笑的轉過頭,手卻握著門把沒有放下的意思,燭台切光忠嘆了一口氣。
“你現在過去是沒辦法救三日月殿的。鬥刀場裡面全部都是審神者。”他拉住對方的手,“你先冷靜一下,我們一起想辦法。你這樣過去只會更危險!主上他絕對不會輕饒你的!”

他說的沒有錯,身為刀劍,服從主人的命令是職責。審神者擁有壓制他們的力量,甚至能將他們變回一堆普通的玉鋼。
但是,自己還是要去。
心愛的人正陷...

2016-09-21

一期三日 雲開見月4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4

#
深夜,一期一振幫弟弟們鋪好床。
“為什麼藥研、厚還有退都不在?”亂藤四郎疑惑的看著空的床位。
“他們有主上交代的任務所以會比較晚點回來,安心吧。”溫柔的幫對方蓋好被子,一期一振回到自己房間。
今晚武介木又去參加朋友的聚會,三日月宗近理所當然的也跟著隨行。
對方最近幾乎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裡,也不和短刀們玩耍了,兩人見面的機會少了許多。
一期一振曾試著問過對方,對方也只是笑笑的說沒事,但他可沒辦法對那張越來越蒼白的臉以及冰冷的體溫視而不見。

打開房門,裡面早已坐了四個人。
“不好意思久等了。”他一點都不驚訝的將燭火罩上燈照,燈光立刻變小,隨後端正的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

2016-09-15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3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3

#
“早安啊,一期。”
三日月宗近手裡拿著丸子跟一期一振打招呼。
彷彿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存在,他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曬太陽、吃點心、睡午覺,當番。
儘管一切就像平常一樣,一期一振還是默默的把這件事放在心底。

就這樣過了兩個禮拜,正當他覺得事情已經過去並逐漸淡忘,三日月宗近昏倒了。
“三日月殿,您還好嗎?!”歌仙兼定慌張的聲音從田裡傳來,屋內的人都走出來一探究竟,卻發現一起當番的三日月宗近倒在田埂上。
一期一振立刻衝去將人抱起,其他人也都來幫忙。
“三日月殿,有沒有比較舒服一點?”
他將人移到陰涼的樹下,拿著冰枕靠在對方的額頭上擔心的問。
“沒事沒事,只是覺得有點...

2016-09-11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2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2

*這邊有個私設,剛手入完的刀男體溫會偏低,變得更接近本體的溫度
*有其他審神者出沒注意
*審神者的名字叫做武介木,文中也會提到

#
“呼。”
收拾掉最後一隻敵方的短刀後,隊長一期一振俐落的將刀身收入鞘並攤開手中的地圖。
“這裡確定沒有敵軍,可以準備回去了。”
鶯丸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他很想回去跟大包平一起喝茶。
“恐怕還不行,鶯丸殿。”
一期一振指了指地圖,地圖上標記了紅色的點。
“我們得拿到小判箱才能回去,這是主上特別交代的。”
“那就沒辦法了呢。”
一旁的燭台切光忠站起身,一行人開始在附近搜索小判箱。

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武介木很喜歡錢,也喜歡華麗高貴的東西...

2016-08-25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1

一期三日 雲開月見1

*會是個中長篇
*三日月是近侍 
*審神者是男性,非常器重三日月,常常讓他跟在身邊,參加大大小小的會議或是活動 
*這時的一期跟三日月還不是情侶,只是互相抱有愛慕之情的關係 
*有其他本丸存在,審神者們彼此也會互相交流 
 



 
 #
“一期哥!” 
眼前一片血紅,所有的東西都染上了紅色。 
“一期!拜託你快住手!” 
耳鳴非常嚴重。 
以致於手足和戀人呼喚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 
一期一振盯著眼前跌坐在地,因為恐懼不停顫抖的男子。 
“主上。” ...

2016-08-22

请给写手和画手最起码的尊重

语罢寄无人:

一篇几千字的文大概要在文档面前一动不动几个小时。我不是画手,但是也大概知道一幅好的作品从草稿到最后上色完成也需要很长时间。



看文也就几分钟,看图大概连几分钟都用不上。



写同人文发表没有任何报酬,只是因为自己是从内心深处爱着这个圈子才在这里努力着。



被喜欢被推荐真的会特别开心。



如果有人问授权了,估计所有文手都会非常乐意把授权给出去,只有一点要求:标明作者和出处。



毕竟这是文手画手花费很长时间产出的东西,只是想标明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归属权。这个要求我真的觉得一点也不...

2016-08-05

一期三日 紗綾型

一期三日 紗綾型
*這是之前看到的梗於是去源頭twitter看了之後覺得超棒的必須擼一篇(鼻血
*爺爺的狩衣花紋就是紗綾型,有關紗綾型可以上網搜尋一下,文中也會提到。
*本丸,一期三日已經是情侶關係,兩人房間是分開的。
*三日月是近侍,但是文書處理都是一期一振在做(一期你這個寵妻魔人
*一期已經滿等,三日月因為比較慢來所以還沒滿等。
*審神者出沒注意
*兩人就是一直在放閃,沒有其他要素(?

#
一期一振把桌上最後一份文件整理完後,窗外已經是夕陽西下。
他捏捏有些酸痛的脖子。
不知道三日月殿和弟弟們現在在做什麼?

這個念頭剛從腦中閃過,下一秒一期一振就被遮住了視線。
“猜猜我是誰?”
黑暗中...

2016-07-28
1 / 2

© 還沒吃早餐 | Powered by LOFTER